来自 工作 2019-07-22 12:47 的文章

家庭教育护着哄着;应试教育只为分数;社会引导良莠夹杂……他们在这种环境中长到十七八岁

教育课怎么成了“段子课”,越迎合越感到心里空落——

于是,该旅精心筹划,充分利用驻地高校多的资源优势,推开系统教育“培塑奠基工程”。他们将优秀传统文化、党史、军史融为一体进行设计,包括历史篇、美德篇、军魂篇、精武篇、法纪篇、家风篇等6大篇24课,并配合52项小活动,与年度大项教育和四个经常性教育有机整合推进,从基本常识讲起,从最基础的做人做事讲起,系统讲授从一个普通青年向一名合格军人转变所需的知识。

“指导员怎么穿着拖鞋上了队列场!”

我们应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如果他们一入伍,上来就讲高大上的思想理念,接受度是不是太陡了?他们能够理解吗?他们能够接受吗?这就如同没有经过小学阶段,直接上中学一样,教育者和被教育者都费劲,彼此不在一个“频道”上。

高晓熙在变,变得不像他了,不到一年就成了班里的技术骨干。最近,他又主动提出留队。谈及这些变化,高晓熙直言不讳:“是这些传统文化课影响了我。我以前从来没接触过这些内容,现在听着很有意思,教会了我不少做人做事的道理。以前我总觉得干好干不好有家里兜着,现在我不这么想了,人得活出个样子,自立自强,我不能靠父母管一辈子吧。”

看不懂六:心理脆弱得怎么像个“林妹妹”。小颜是老张班里唯一的列兵,平时呵护有加,还特意交代班里其他同志多关照,可有一次开大会小颜竟然睡着了,回来后副班长说了他两句,他竟然一个星期不怎么和大家说话。老班长感慨:“现在有的兵一表扬就笑,一批评就哭。心理脆弱得像个"林妹妹",受不得半点委屈和挫折。”

带兵,首先要懂兵。

这让程指导员陷入沉思:虽然自己每次上课讲段子时战士们都竖起耳朵听,有时甚至笑得肚子疼。但这些段子对他们的成长有用吗?

“哈哈,程指导员这堂课讲的段子,火了”。

十连战士高晓熙入伍前最怕的就是看书,入伍后也不想在部队长期干,用他的话说就是父母为了圆他们自己的军旅梦才把他送进了部队。他打算混两年就走,训练学习总是跟不上趟,皇冠直营网,这让连队干部十分头疼。传统文化课开讲后,指导员冯继军发现,高晓熙特别有兴趣,竟然一课不落,还经常把课程的经典片段拿出来显摆显摆。

采访快结束时,二营教导员陈梁欣喜地告诉记者这两年营里的变化:班长排长明显感到兵好带了,大家的责任意识强了,遇事不推诿、有责敢担当,相互之间关系越来越融洽了;勤俭节约蔚然成风,花钱大手大脚的少了,筹划理财的多了;对网上信息的鉴别能力提升了;沉迷电子游戏的少了,进行网上学习的多了……

“生活不能没有娱乐,但娱乐不能主导生活。”为这个事,旅政委罗词凤专门给指导员们上了一课:“教育的意义是引导而不是迎合,不能本末倒置,更不能任性而为”。

“90后”“00后”官兵大部分是独生子女,他们在温室里出生,伴随互联网长大,受良莠不齐的舆情影响。家庭教育护着哄着;应试教育只为分数;社会引导良莠夹杂……他们在这种环境中长到十七八岁,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及个性并不奇怪。

童驭风确实没结婚。眼看快30岁了,因工作忙走不开,至今没有谈过女朋友。

看不懂三:手机游戏就那么上瘾吗?课余时间,老张爱打球,可现在一到休息时间球场上几乎看不到人,个个都拿着手机打游戏,一玩就是一上午。

“有时候不努力一把,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。”体能考核结束后成绩垫底的小陶,借用程指导员常说的一条段子发了一条朋友圈。

看不懂四:为啥总有问不完的为什么?“小邓,你把背挺直。”看新闻时老张拍了下小邓。小邓极不情愿地挺了挺背,嘟囔着说:“为什么看新闻还要挺直腰?”其他战士的“为什么”就更多:为什么饭前要唱歌?为什么要检查我的手机?为什么总有上不完的课?

队列中传出的一个声音,飘进了七连指导员马弘志的耳中。针对近期连队作风下滑的实际,马指导员决定抓一抓养成。上午参加营里组织的400米障碍测试,他的左脚崴了,脚肿得穿不上作战靴。下午组织队列训练,恰巧连长又不在家,他只能穿拖鞋过去。战士们不知情,就出现了这一幕。

技术连副班长胡重阳过去上思想政治教育课,一到教室就睡觉,上课全程“不开机”。用他的话说,宁愿多站几次岗,不愿多听一堂课,一有检查,抓紧抄几篇笔记应付了事。

仔细品味这24堂传统文化课,确实很有讲究,调子低、落点实,通俗易懂。课堂讲授的正是年轻官兵急需补充的。比如,针对有的“90后”“00后”活得很自我、不懂得感恩的现象,通过“孝老爱亲”“家风篇”“美德篇”等课程,引导他们重视亲情,知恩图报;针对他们对国史党史军史知之不多、知之不深的问题,引入“中华民族历史脉络与疆域变迁”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”等“历史篇”“军魂篇”的课程,教育官兵知历史、学传统、铸军魂。每一课每一讲,都往年轻官兵的点上敲、往心里浇。

婚恋观教育开讲没有几分钟,一名战士突然发问:“指导员,你结婚没有?”童驭风一下子被问了个大红脸。

虽是误会,却给他提了个醒: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课上既要讲精彩,课下更要做漂亮。小小拖鞋损害的不只是个人形象,影响的更是教育者自身的威信。

今年9月老兵退伍时,旅政委罗词凤专门等命令宣布后,与部分退伍战士交谈:“你们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兵了,自己有什么感受,对部队有什么意见,对领导有什么看法,可以敞开来说。”退伍战士们说得最多的是,在部队长了不少见识,身板练硬了,头脑丰富了,特别是对传统文化课印象深刻,知道了不少做人做事的道理,更明白了人生的来路与去处。两年军旅虽短,但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人生方向。

看不懂二:生活为啥离不开可乐。战士小刘是个十足的“可乐狂”,无论走到哪儿,兜里都会揣着一瓶可乐,不时啜上两口。老张提醒他,渴了喝点白开水最健康。小刘却不以为然:“我是喝着可乐长大的,也没见身体出啥毛病?”

曾几何时,战士喜欢什么,我们就讲什么,就教什么。这一做法被有的基层带兵人推崇,自以为找到了教育的兴奋点。比如战士喜欢打牌,就带头组队打!战士喜欢打游戏,双休日就连轴转!

教育是需要回应的。如今这项活动开展2年来,部队明显感到,战士自觉了、好带了;家长回应,孩子长大了、懂事了。

过去,有的战士不知道父母的生日,十天半月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。传统文化课里的“孝道家风”,让他们听红了脸。当战士李奎的父亲平生第一次收到孩子寄的生日礼物时,喜极而泣。